?

與疼痛說掰掰 纖維肌痛癥的新展望



  施小姐,33 歲女性,在美國科技業工作,三年前進入職場後常抱怨全身廣泛性疼痛,先後於神經內科及骨科求診,卻都找不到異常的病灶,因緣際會下被轉診至免疫風濕科,這才發現是罹患了纖維肌痛癥,因疼痛癥狀持續,回國時前來門診求醫。經藥物與非藥物治療後,對疾病有更深入的了解,疼痛情形也減緩,終能與疾病和平共處,順利返回美國職場。
  
  纖維肌痛癥起源於長期的全身廣泛性疼痛,常合併疲倦、失眠、頭痛、注意力不集中甚至憂鬱焦慮等癥狀,對生活品質有極大的影響。最近有研究顯示,纖維肌痛癥甚至會對性功能有負面的影響。纖維肌痛癥由於缺乏血液或影像檢查上的變化,臨床上不易診斷,容易被醫師忽略。去年美國風濕病醫學會更新了診斷的準則(如圖一),避免納入局部疼痛的病患;該準則依賴病史詢問來作診斷,方便基層醫師使用。該準則包含兩個部分:一個是廣泛性疼痛指標 (widespread pain index, WPI) 即頸部、胸部、腹部、上背部、下背部、左右顳顎關節、左右肩膀、左右上手臂、左右下手臂、左右臀部、左右大腿及左右小腿共十九個部位過去一週內有無疼痛,一個部位疼痛就算一分,最高為十九分;另一個是評估特定癥狀及其嚴重程度的癥狀嚴重程度量表 (symptom severity scale, SS scale),包括疲倦、醒來時感覺沒有睡飽、認知癥狀(記憶力或注意力下降)以及其他相關癥狀如頭痛、下腹痛或絞痛及憂鬱(各一分)共四大項,依其嚴重程度給予零至三分,最高為十二分。不論有無其他共病癥,癥狀若達三個月以上且身體上下左右中軸五個區域中四個以上區域有疼痛情形,合併廣泛性疼痛指標 ≥7分以及癥狀嚴重程度量表 ≥5分,或廣泛性疼痛指標4-6 分以及癥狀嚴重程度量表 ≥9 分就可診斷為纖維肌痛癥。
  
▲罹患纖維肌痛癥的病人,常常先後於神經內科及骨科求診,卻都找不到異常的病灶。


  纖維肌痛癥的成因對醫師來說,是個難解的謎,國內外相關的研究也陸續在進行,企圖揭開它神秘的面紗。多數研究指出這類病患是腦部抑制疼痛感覺的機轉出了問題,才會對痛覺過分敏感。近來核磁共振頻譜檢查也發現病患腦部的活化神經傳導物質有顯著增加,因而降低疼痛忍受度;本科也與精神科醫師合作,利用最新的功能性近紅外光腦光譜儀,針對11 名纖維肌痛癥病患進行檢測,發現病患掌管疼痛抑制的腦額葉功能有下降的情形。另外社交壓力、社交關係不佳或是缺乏社交關係也會導致疼痛敏感度上升。有趣的是,最近有基因研究發現,纖維肌痛癥與體內的發炎反應可能相關。

  纖維肌痛癥的治療包括藥物與非藥物(如圖二):藥物部分如抗憂鬱劑(amitriptyline、duloxetine 或milnacipran), 抗癲癇藥物(gabapentin 或pregabalin) 以及止痛藥(tramadol
或tramadol/acetaminophen 複方)都有療效,近來日本的研究也發現新一代的抗憂鬱劑mirtazapine 可改善疼痛,補充維生素D 也有部份療效。也有研究發現合併抗憂鬱劑與pregabalin 對嚴重的纖維肌痛癥患者具有療效,但要注意藥物副作用如頭暈、嗜睡、噁心等,最好從低劑量開始使用,劑量增加也應緩慢,才不會造成病患不適。一般來說病患服用藥物一周後可逐漸適應其副作用,疼痛癥狀也會緩解,因此開立藥物前與病患的溝通衛教是很重要的。對於纖維肌痛癥非藥物治療也是十分重要,包括疾病衛教、有氧運動、熱浴、認知行為療法甚至正念療法,應鼓勵病患接觸嘗試。經顱直流電刺激是一項非侵入性的新技術,可以調節腦皮質活化達到減緩疼痛效果,臨床試驗也顯示其對於纖維肌痛癥患者的疼痛以及日常生活功能都有幫助。總結來說,唯有多方面的治療策略,才能達到癥狀的緩解,與疼痛和平共處。
  
  纖維肌痛癥的治療日新月異,不但可以提升病患生活品質,還可增加社會的生產力。因此如果有病患跟醫師抱怨長期全身廣泛性疼痛,請不要輕忽,詢問相關病史並加以診斷治療,病患才能獲得助益。

河北20选5几点开奖